百家乐专门打闲:“穿天京战队的队服啊,丈夫被戴绿是昨天那个阿萨辛刺客丫头的队友?



“我想有的人已经猜出了,帽儿子非亲没错,帽儿子非亲就是笔试,队长肩负的是全面的指挥和团队责任,试题的范围也是全方位的,上至天文地理历史、下至战阵符纹,乃至于国际局势、日常百科等等方面的问答,涉猎范围相当广泛,希望各位参赛队的队长赛出水平、赛出……”科尔?

约瑟夫的话还没有说完,生妻子称一傻原本闹腾腾的四周瞬间就陷入一片死寂。

次就怀当我笔试?

这是在开玩笑吗?

而且,丈夫被戴绿战阵符纹什么的也就算了,天文地理、国际局势、日常百科什么的是什么鬼?

说好的实战呢?

说好的英魂教官、帽儿子非亲说好的变异兽血战、说好的天下第一呢?

今天连十大高手都出来了,生妻子称一傻老子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们看这个?

身为一队之长,次就怀当我实力之强那是毋庸置疑的,次就怀当我可打架厉害不代表考试做试卷也厉害,基本上各大学院所置力于的教学方向都是实战,包括像天京这样传统的、以理论著称的学院也不例外,这特么突然冒出来一个笔试,简直是要人老命了,再说了,还有一大堆队长们卯足了劲准备在队长赛大显身手,就算进不了决赛也要好好展现下自己的实力,以期给自己的毕业履历上填上浓重一笔呢,结果这特么笔试……毕业了以后去做文员吗?

“这不合理!

丈夫被戴绿”有人现场就开喷了,丈夫被戴绿管他是主办方还是考官,让大家做试卷这诚心就是和所有人过不去:“前面几场考验的都是实力,这里怎么笔试?



“是啊,帽儿子非亲还考什么天文地理,有用吗这东西?

这些东西和我们chf大赛有一毛钱的关系吗?

抗议!

”乱七八糟的想法在巴伦脑子里像浆糊一样搅动着,生妻子称一傻他下意识的抖动着腿,两只手掌相互搓来搓去,

“嗨嗨嗨,次就怀当我放轻松些,次就怀当我”等待入场前,马东在旁边不停的帮巴伦按摩着肩膀,昨天的艾蜜莉尔都没这待遇,显然所有人都看出巴伦那份儿写在脸上的紧张了:“只是两场考核而已嘛,你就当这是平时和王重对练了!

”“好的,丈夫被戴绿社长!

”巴伦勉强做了个深呼吸,但脸上真不怎么好看,这也没办法,出了有限的几个人,谁敢说不紧张?

那巴伦就废了,帽儿子非亲这绝对会成为他永远的心理障碍,这种事儿王重是绝对不会做的。